安畔

四海为家

青衫白衣

深秋,树叶慢慢泛起了枯黄,一摇枝干,晃晃悠悠地飘下几片孤叶,倒有几丝凄凉孤寂感。

可就在这枯黄树叶中,却藏着一抹青绿,只见那丝青衣在秋风的吹拂下泛起些边角,似有春波泛泛之意。身着青衫的姑娘笑的灿烂,就夹在这树叶中,不刺眼也不落凡俗。

“司马仲达,人家男孩子从小都是爱习武,憧憬上战场杀敌,怎么你偏偏相反,反倒爱摆弄些诗书。整天缩在家中,真是烦闷!”

被问话的男孩没有作答,只是抬头看着树上那缕青衫,仿佛怕一晃神,就被风吹散了。
姑娘看他不搭理自己,蹙起眉头,将腿一抬,向树下跃去,青色的衣角掀起缕缕轻风,捎带下少许的落叶,伴在姑娘身边。远看,像是扑扇着的蝴蝶,围绕在她身边。
读过太多的诗书了,但那刻仿佛一片空白,那些形容女子美丽的诗句,一个都找不出来了。
“哎呦...”脚刚踩到地面上时,身体却不自觉地向后仰去。突然,一袭白色从眼前掠过,再一定神,已经靠在散着些暖气的怀抱里。
姑娘情不自禁的脸红了,“你...你干嘛?”

“我怕夫人摔倒。”
一把从怀抱里挣脱出来,姑娘揪起他的耳朵。
“你说什么!”
“春华,春华,我错了我错了!!”
其实姑娘心里知道,家里早已经答应了司马家,自己早已是眼前人的夫人。
可是可是,他却没有一丝顾及.......
张春华一把推开他,别过头去,佯装不再看他。

“为何要读书吗,人人志向不同,一个真正有力量的国家,既要有武,但也不能缺文。智取往往比单纯打打杀杀有意义的多。倘若不能以己之力去改变什么,能和相爱的人一起,消隐在这浮生乱世中,也是翻逍遥。不怕春华笑话,我司马仲达这一生不求辉煌,只求不失本心。读书乃修人心,通万物,豪气自身发。”

春华虽然没有看着他,但也万分确定,他的眼神里,定又是像往常一样,充斥着无辜又不忍屈服的眼神。也是这个目光,让让自己动了心。

乡下的水沟居多,流水声一点点扰乱着两人的心跳。

“春华...”
“啊!”
“那你愿意吗?”
“愿意什么”
“和我一起.....”
“无聊,天下的男人那么多,为什么偏偏是你?”

为什么偏偏是我,司马仲达喃喃道。
“因为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流泪了!”
春华先是一愣,然后不禁笑出声来。
“读书人真是有意思,讲话都这么文绉绉的。”

烛火在空中摇曳了几下,衬出春华的脸庞。似乎还和数十年前一样,一点不变,微微向上翘的眉头,若有若无的挂在嘴角坏坏的笑容。只是,岁月的痕迹还是在她的脸上留下些许皱纹。

她呆呆地望着身旁已经熟睡的司马懿,不知道有多久,她没叫过它仲达了。而他,脸上也长了胡须,少了年少时的清秀,越发的成熟,有时候,春华都甚至不太认识眼前的人了。

今天,看着他一身官服越走越远,自己心里陡然上升的冷清与不安。他口中透出的深情,不知怎的,没有一丝温暖反倒是陌生。以至于,春华听的寒了心,留下了不知道多久未曾流过的眼泪。

模糊中,她突然想起以前在树下,司马懿一本正经地对自己说。
“因为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流泪了。”
那时候,自己还嘲笑他读书人傻里傻气的。如今,却莫名的想回到过去,回到那个他们爱情起点的乡村里。

他一介书生,穿着白衣,在河畔旁,杨柳下,拉着自己的手,读着诗句,听得欢喜,青色的衣角被微风吹起。青衫白衣,碧海蓝天。

突然感觉手心一热,司马懿紧紧攥住了自己的手,翻了身。春华笑笑,吹熄了蜡烛,轻轻地钻进了已经充斥着司马懿气息的被窝里,是以前他怀抱的熟悉味道。一手抓住他的耳朵缓缓摩挲着,靠近后,在额头留下淡淡的一吻。

不管怎样还是要爱你。


评论(3)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