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畔

四海为家

在一起 多好

青衫白衣

深秋,树叶慢慢泛起了枯黄,一摇枝干,晃晃悠悠地飘下几片孤叶,倒有几丝凄凉孤寂感。

可就在这枯黄树叶中,却藏着一抹青绿,只见那丝青衣在秋风的吹拂下泛起些边角,似有春波泛泛之意。身着青衫的姑娘笑的灿烂,就夹在这树叶中,不刺眼也不落凡俗。

“司马仲达,人家男孩子从小都是爱习武,憧憬上战场杀敌,怎么你偏偏相反,反倒爱摆弄些诗书。整天缩在家中,真是烦闷!”

被问话的男孩没有作答,只是抬头看着树上那缕青衫,仿佛怕一晃神,就被风吹散了。
姑娘看他不搭理自己,蹙起眉头,将腿一抬,向树下跃去,青色的衣角掀起缕缕轻风,捎带下少许的落叶,伴在姑娘身边。远看,像是扑扇着的蝴蝶,围绕在她身边。
读过太多的诗书了,但那刻仿佛一片空白,那些形容女子美丽的诗句,一个都找不出来了。
“哎呦...”脚刚踩到地面上时,身体却不自觉地向后仰去。突然,一袭白色从眼前掠过,再一定神,已经靠在散着些暖气的怀抱里。
姑娘情不自禁的脸红了,“你...你干嘛?”

“我怕夫人摔倒。”
一把从怀抱里挣脱出来,姑娘揪起他的耳朵。
“你说什么!”
“春华,春华,我错了我错了!!”
其实姑娘心里知道,家里早已经答应了司马家,自己早已是眼前人的夫人。
可是可是,他却没有一丝顾及.......
张春华一把推开他,别过头去,佯装不再看他。

“为何要读书吗,人人志向不同,一个真正有力量的国家,既要有武,但也不能缺文。智取往往比单纯打打杀杀有意义的多。倘若不能以己之力去改变什么,能和相爱的人一起,消隐在这浮生乱世中,也是翻逍遥。不怕春华笑话,我司马仲达这一生不求辉煌,只求不失本心。读书乃修人心,通万物,豪气自身发。”

春华虽然没有看着他,但也万分确定,他的眼神里,定又是像往常一样,充斥着无辜又不忍屈服的眼神。也是这个目光,让让自己动了心。

乡下的水沟居多,流水声一点点扰乱着两人的心跳。

“春华...”
“啊!”
“那你愿意吗?”
“愿意什么”
“和我一起.....”
“无聊,天下的男人那么多,为什么偏偏是你?”

为什么偏偏是我,司马仲达喃喃道。
“因为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流泪了!”
春华先是一愣,然后不禁笑出声来。
“读书人真是有意思,讲话都这么文绉绉的。”

烛火在空中摇曳了几下,衬出春华的脸庞。似乎还和数十年前一样,一点不变,微微向上翘的眉头,若有若无的挂在嘴角坏坏的笑容。只是,岁月的痕迹还是在她的脸上留下些许皱纹。

她呆呆地望着身旁已经熟睡的司马懿,不知道有多久,她没叫过它仲达了。而他,脸上也长了胡须,少了年少时的清秀,越发的成熟,有时候,春华都甚至不太认识眼前的人了。

今天,看着他一身官服越走越远,自己心里陡然上升的冷清与不安。他口中透出的深情,不知怎的,没有一丝温暖反倒是陌生。以至于,春华听的寒了心,留下了不知道多久未曾流过的眼泪。

模糊中,她突然想起以前在树下,司马懿一本正经地对自己说。
“因为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流泪了。”
那时候,自己还嘲笑他读书人傻里傻气的。如今,却莫名的想回到过去,回到那个他们爱情起点的乡村里。

他一介书生,穿着白衣,在河畔旁,杨柳下,拉着自己的手,读着诗句,听得欢喜,青色的衣角被微风吹起。青衫白衣,碧海蓝天。

突然感觉手心一热,司马懿紧紧攥住了自己的手,翻了身。春华笑笑,吹熄了蜡烛,轻轻地钻进了已经充斥着司马懿气息的被窝里,是以前他怀抱的熟悉味道。一手抓住他的耳朵缓缓摩挲着,靠近后,在额头留下淡淡的一吻。

不管怎样还是要爱你。


无悲(4)


愿得一人心

竹笛声在空中弥散开来,小泉溪水山中叮咛。绿草苍苍,白露茫茫,白云千载空悠悠。

一身白衣飘飘,未束起的头发散落开来,被这风儿吹的微微扬起。他就坐在这绿树交错间,一袭白色,格外显眼。当他看见那匹飞奔的快马,在一声令下后刹住了马蹄,他的嘴角才露出了一抹笑。

马上的姑娘素色衣裙,本是女儿身,却将头发盘起,略施淡粉,眉间挺立,腰间系刀,面容俊俏。抬头仰望着山林,似在寻找这抹笛声的源头。

那身白衣终归是太过显眼,一望,两人便四目相对了。男子也不再遮遮掩掩,起身,从树上跃下,随身带起的绿叶,与那白影错杂相交,似有一番仙境的滋味。

过早的随父亲一起上了沙场,也未像平常女一样羞涩,反倒是大步走上前,微躬下身子,抱拳。

“今日,有幸能在这山间听公子吟笛一曲,公子技艺之精湛,令小女子惊讶。”

“这曲子只有在知音眼里才有了韵味,姑娘能喜欢我这曲子,才是我的幸运呢!”

“公子说笑了,关于音乐,也是略知一二,这其中的道理,还未深知呢。”

“何时,在下定带郡主去听听这世间好乐曲,才知在下之拙劣。”

姑娘一愣,随之眉头便紧皱起来,身体有所防备的向后退了几步。

“公子怎会认识我?”
“我乃游人一个,整日游山玩水,路过云南,这人人都赞扬的穆将军与其女,我又怎能不知晓呢?今日有幸,能再次遇见郡主。”

霓凰听闻,才又展露笑颜,毕竟年少,被人知晓了身份,也不在躲闪,到是比之前大方了许多,这眼睛里,又多了一丝俏皮。

“公子不用叫我郡主,叫我霓凰就好。对了,还不知公子姓名。”

“在下蔺晨...霓凰姑娘是准备入京吗?”

“对啊,前几日,皇上召父亲,这几日后,父亲又传让我也即刻入京。说实话,今儿是我第一次入京,云南山清水秀,这繁华之地也是第一次见。”

蔺晨看她一脸纯真模样,脸上不自觉也挂上了笑容。

“那在下便不耽误姑娘时间了……这天色渐渐暗了,还请姑娘上马,在天黑之前赶回家吧……”

“那不知蔺公子去向?”
“我乃闲人一个,停停走走,不必担心。”

“那何日才能再次和公子相见呢?”
“天地之大,缘分何时都有,我与姑娘,终有一日会相见……”

“驾.....”

快马扬尘,转眼间,那抹素色就已经消失在眼前……

其实,也许你不知晓,在这之前与你的相见,就已经无法忘记你的容颜了。

在清泉涧,你独自练剑,一身一姿,不乏男儿之豪气,也不失女子之柔情。令我难以忘怀,所以才会算好了日子与你相遇。

那曲,也是为你而吹。

霓凰郡主,与你相遇,才是我最大的缘分啊……

凤兮凤兮归故乡,游遨四海求其凰。







安迪听的有些入迷
原来这世间的相遇并非缘分而已……


------------—------------------

喜欢
靠的是相遇
若是霓凰早一点遇上蔺晨
便不入这满朝纷乱
轻轻松松 做一游人 游历山间
不乏 滋味

终于终于写蔺凰了啊啊啊!!!

谢谢那个曾经 温暖过生命的人

愿不负少年时
不负你

日常

站在包奕凡公司楼底下的安迪现在有点懵,不知道自己为何又突然开车连声招呼都没打就跑到这里的。

可是她的心里却是不自觉地想见他。
明明说好周末就会回来看她,可是....自己,连这几天都等不了了。

安迪想了半天,最终下定决心不上去打扰他工作,只是发了条短信给他。
“我在你公司楼底下的甜品店等你”

这时候的包奕凡正面对着一大堆的文件和各种琐碎到需要自己一遍又一遍确认的事情。他有些不耐烦,莫名其妙地就想起安迪,突然感觉只要看看她笑,自己就仿佛拥有了全世界。

恰巧,安迪的短信发进来了。包奕凡看到短信顿时就兴奋得站了起来,他匆忙地把桌上的文件摆在一起,拿起外套就向门口跑去。

安迪站在甜品店里,看着面前琳琅满目的蛋糕,有些摸不清头脑,感觉每块蛋糕都是诱人,每块自己都想吃。
她有些纠结,眉毛微微皱起,鼓起腮帮子,单手托着下巴,看着上面的配图。

于是乎,包奕凡进来,都没注意到。倒是包奕凡,一眼就看到了安迪。安迪一身黑色蕾丝长裙,黑色的透纱微微勾勒出她好看完美的身材。

“那....那...我就要....”
“抹茶芝士和原味芝士蛋糕,大份。嗯...再要一杯芒果西米露和草莓酸奶.”
包奕凡接上安迪的话,笑着对服务员说道。
“你什么时候到的!”安迪有些惊讶地看着包奕凡。
包奕凡看着眼前安迪的可爱模样,手环上她的腰。
“刚刚到的。”
“幸好你来了,不然我都不知道吃什么好了”
“这里的芝士蛋糕比较有名,幸亏遇到我了,才能吃到好吃的。”
安迪满脸小欣喜,她只要一笑起来了,眼睛就会眯成一条缝,像是干坏事得逞的孩子。

包奕凡知道,这是安迪最快乐的时候。

“不是说好周末去找你吗,怎么突然来了?”
“有点....想你....”安迪压低了声音。
“你说什么,没太听清楚,你再说一遍。”包奕凡故意把耳朵向安迪那边凑凑。

“我说我想你啦!”安迪撅起嘴,看着包奕凡嘻嘻哈哈的样子。

然后,安迪偷偷地把手伸向包奕凡,慢慢的握住包奕凡的手。包奕凡感受到安迪的小动作,没说话,只是笑的更欢了。

他的手握紧了些。

正好,那天包奕凡一身黑色西装配上安迪的黑色长裙。
但仿佛两人之间的喜悦并未是黑色而变得沉重。黑色,是彼此间的承诺和责任。

太阳慢慢地落下,夕阳的余晖打在安迪身上,也将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包奕凡往前走了几步,将安迪的影子包裹在自己影子里。

如果可以,我们的生活都一直可以是这样,一说想你,就可以见到你。
无论是黄昏还是黎明,只要看到你,内心的困苦和疲倦就淡了。

喜欢你思念你 这件小事 是我的日常。


------------------------------

随手写的小短文
生活一帆风顺 有你陪伴
不轰轰烈烈 日常小事就好


毕竟 我们只有 一生 那么长
归家的 少年 始终要长大

两身黑色
不自觉就是 最佳搭配

阳光倾洒在 脸颊上
一眼就 望穿

其实 就算没什么打扮
几缕发丝 勾在眼前
淡粉 微红
就 喜欢的不行了

感情 好几种
淡淡的 心里无时不念想着的
最动人心弦

喜欢 好几种表达
就是 看你一眼 便知喜悲的
最可贵

其实 走到最后
你 记得 打电话 告诉我
你的事情
就 心满意足了


(浓浓烟雾感 像 前世今生 相遇)

一日不见 如隔三秋
喜欢你 这件小事情
渐渐地 就成为了习惯

外星人遗留在地球的孩子
看起来冷冰冰 可是 渴望爱的权利 人人都有

你知道的 我不会离开

还好 时间还长
我等你
等你爱我
等我们相爱

那时候
我们一起去海边
傍晚
海风吹拂着浪花
归途的人脚踩细沙

我说我的爱你

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