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畔

四海为家

无悲(二)

“你若娶了我,便只能一辈子喜欢我一人,只许照顾我一人。若是我哪天见你看其他女孩有了情,那我穆霓凰便这一辈子也不会再和你讲话了。所以,你是真的愿意娶我吗?”
少女一身红裙,亭亭玉立。她头上的发带飘零着,很美,就像是男孩对女孩炙烈的爱。
男孩没有说话,他只是一把把她搂入怀里。
但他心里却想着
霓凰,这辈子,我可能不会再喜欢别的女孩了。

---------------------
“啪 啪.......”
雨点一点一点打在青石板上,隐隐约约倒映出几丝身影。

一把画着几朵梅花的竹伞啪得打开了

............

那头,一把黑伞也顺势打开。
“下雨了,看你也不记得带伞,着凉了怎么办?”谭宗明追上安迪的脚步,慌忙地用伞替安迪遮住了雨。

其实这对安迪没有什么的,以前自己一个人生活的时候,遇上下雨,也是一言不发的自顾自往回走。她很喜欢下雨,也喜欢雨水打在身上的刺冷感。绷紧身子,两手紧紧攥起,也是莫名的安慰。

这样,过往的回忆就没有了
这样,内心那丝噩梦与纠缠,就淡了

...............

如今,她依旧像往常一样,独自冒雨。只不过,现在的她与以前不同了,有个从心底愿意照顾她的人。
不愿再看她在浑浊的泥潭里,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老谭……”
安迪的声音有些惊讶,但也掩饰不了自心底的那份依赖,就像海浪一遍又一遍地拍打着沙滩,一次又一次摩挲它的脸颊,肌肤。那种从容,那种温软的确信,是他,是那个人,每天,每时每刻......的触及,和思念。

谭宗明侧过头,正好对上安迪的目光,他有点想躲,可是他没有....
他故作镇定,淡淡地看着安迪。

空气间仿佛安静了。

似乎许久后,安迪笑笑说
“谢谢......”
谭宗明握伞的手抓紧了些,他用手轻轻擦去安迪肩头的雨水,本来对他人触摸感到不适的安迪,这次反倒没有那么大的排斥感,反倒是发自内心的平静。谭宗明语气平平淡淡
“我们两个之间有什么客气可谈的。”

想想也是,老谭对自己的关照一直是无微不至的,就怕哪天,没了老谭,她安迪怎么在这风云变幻的商圈如此顺利,又怎么能走的这么顺顺利利。即便这中间免不了他人的猜疑,坦白说,就是对女性的歧视,但自己从来没有在乎过,不过老谭仿佛是不愿看到自己受半点不公,都是一一替自己化解。

想到这里,安迪情不自禁地笑了,这社会,对女人的歧视还真是深啊,要是真有点真本事,想要施展身手,在他人心里,就是用多么不堪的手段才达到这么高的地位。一点不干净.....

这么看来,老谭还真是和他人不同,那种绅士风度,是骨子里含着的。这也是在美国那个花花世界那么久,第一眼看见谭宗明,就觉得他与众不同。

他的笑容就像是夜晚航行的船所点的那盏明灯,望见其笑,他人都黯淡了。
他的周围包围的,是一股源源不断的不尽流淌的暖流。
一层一层,翻滚进安迪的心里。
也难怪,这么久,安迪才懂得,究竟什么叫做心暖了。

安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对他产了情。
是每次下雨他都跑过来假装无所谓地递上一把伞。
还是她感冒咳嗽把自己埋在被子里时,他的寸步不离。
还是她和他彻彻底底地讲了自己的心事,在深夜,在暴雨时,她哭的歇斯底里。他一句未说,就是用他温暖的臂弯,将她裹入。

这么看来,老谭已经成为自己生活中,最值得期待的,也是最值得回忆的人了。

谭宗明半点没猜到安迪的心思,他握伞的手因为紧张,手心出了汗。
他尽可能地往外靠,深怕安迪淋一点雨。他淡灰色的西装的边角微微翘起,有些湿润。
但水汽隐隐约约罩着他们,慢慢弥散着白雾,而雾中的他们,真的很美……就像本该如此,本该两人相遇,相知........本该相遇于雨中,相望于迷雾间,霎时,了心意.....

两人心思各异,却不都是彼此吗?只是谁都不愿开口说。那天,安迪的碎发间娇揉着雨滴,就好像是清晨的露珠,在翠绿的泛青的枝叶上滚滚坠落。

转眼间,两人已到了公司对面的马路口,来来往往的汽车,在雨雾中穿梭着,飞驰的速度带起的风让安迪不禁后退了几步。谭宗明赶忙握住安迪的手,深怕她被这疾风吹倒似的。可是片刻后才发现,他行动的不妥。
可那只软糯带着些微微的汗渍的手已经握在自己的掌心了,她的手指与自己相挲着,她皮肤的柔腻感,让他有些着迷……不舍。

就这样,他们一直走到公司。
不语……

那把沾满雨水的黑色雨伞敞开放在安迪办公室的门口。

送走了老谭,安迪一直盯着那把黑伞,上面一颗颗的雨珠一滴滴消失着。窗外的雨声传进屋内,竟然比那故作姿态的音乐动人了许多。窗户上也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水珠,一颗一颗,仿佛这世界掉了个。

我们都生活在水中,望着窗外的世界,镜花水月,独自庆幸着自己的处境,过半,又感到那种可念又不可说的思绪。原来,兜兜转转这么久,还是回到原点,还是遇见一个人。与情丝不断,甚扰人心。

可安迪却格外喜欢这样,因为这一阵阵的雨声,雨滴伴着波纹,让她感到莫名心安……







雨水拍打着青石板路,霓凰一身青色裙,和着淅沥小雨竟有些莫名的融合。
怪不得身后的男子都痴了眼。
“霓凰,霓凰.........”
男子终于开了口。
可是,她却没转身......
他苦笑。定又是自己惹到她了。
他举着把梅花素开的伞跑向她
果然
嘟着嘴巴,眉头紧锁着.........
“好啦好啦!别生气了……”
“你走开,不想和你说话......”

男子替霓凰遮起雨,霓凰侧过身去,耳边的碎发,也是揉着雨丝。
是平平淡淡的时候一抹美
不惊艳,却忘不了了……



---------------------------
酷爱雨天的我,感觉不管是安谭还是蔺凰都很搭啊!
这篇清水文写的心里也是暖暖的
也是,下雨天总是有一种淡淡却又不舍的情绪。
下篇主蔺凰
望喜欢














评论(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