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畔

四海为家

无悲 安谭/蔺凰 脑洞大开

无悲
有些人,看见了,是喜欢
有些人,一眼,就是一辈子

-------------------

安迪第一次见那幅画,是在老谭家。
用檀木盒子装着的,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仿佛有一种神奇的吸引力,让本没有什么好奇心的安迪,如此,迫切想打开盒子。
盒子里静静地躺着的是一幅画,随意地卷起。
安迪仿佛是着了魔,一双玉手,缓缓打开画卷。
其实,其实并没有什么的。只是,若仔细看,那画中人,有几分熟悉。
穿着天蓝色素裙的女子,挂着几颗白珍珠的发髻盘在她的头上,是一片素净,幽幽淡淡。惹得人不禁多看几眼。她站在棵梅花树下,枝头,是朵朵开放的梅花,映得那女子的笑容动人。对面,男子一身白衣,仿佛轻轻挥袖几下,梅花,便纷纷落向他,但他的眼眸里却是另一番景致,是她。
安迪的心微微地颤了一下,她又仔细盯着那画中人,才肯相信,那画中女子,眉眼间,跟自己....有些相似。
只不过,即便是穿天蓝色的长裙,但一眼望去,不是大家闺秀的文雅气质,而是举手投足间的将士风范。她的两手盘在腰后,身子微微侧着。
就像万花中一点与众不同
就像繁星点点中最闪烁的那颗
她的长发倾洒在裙间,似闪着点点光芒,让安迪有些目不转睛。

而对面的男子,却是一股随性,右手持一把折扇,他的头发随意地散下。身上所散发的是一种无法舍弃的温暖。
即便是在阴冷天,那一抹白色也显得格外显眼。
因为是他,不过怎样,是他
照亮了自己的生命。
所以黑暗中,失措间,还是挣扎时,都是那抹白色。
无论是老谭.....
还是画中的男子.....

“安迪!”
一声呼喊,将安迪从画中拉了出来,她摇摇头,浅棕色的卷发也随之晃了晃,虽无大碍,但在谭宗明眼里,就像是温暖温润间的一片沙洲,开了花.....
可是
这话,他没舍得说出口。
两人间,还是有所谓的朋友的尺度的。
这十年,过的小心翼翼,就怕恍惚间,就连朋友都不算了。

安迪看老谭有些愣神,还以为是自己的原因,赶忙点点头,用微小的声音应着。“老谭?.......”

“嗯嗯.....看什么呢,这么认真?”
“你的一幅画,有些感觉,看入迷了。”
“哦?还有你看得上的画,让我看看!”
说着,谭宗明去拿安迪手中的画,两手相触,安迪感到老谭的手有些冰冷,让她不禁将手缩了一下。
谭宗明感受到了,他的心里的波浪翻滚地更大了。
但他神色自若,反倒让安迪感到意外,心底里本来埋藏的烛光又暗淡了几分。
“这幅画啊。”谭宗明的语气是了然。
他的脑海里浮现出那天拍卖会的情景,这幅画出售的时候,现场却格外的安静,因为它的画风过于素美,不符合...不符合大企业家的大气。
最后,是他一锤拍下。
众人笑他傻,只是随便一幅山水画,不足以这么大的价钱。他也只是淡淡笑笑,这幅画之所以吸引他,正是因为画中人,和心爱人好像。
好像.......
那之后的无数夜晚,他总会拿出画,独自在灯光下看着,看着画中的蓝衣女子,猜想猜想她的故事。他可以很笃定地说,女子对面的那位,一定是她的挚爱,因为那个眼神,细细琢磨。
是眼中只有他
纵使外面梅花飘散,但在女子眼中,只有他,他一个人,占据她的所有目光。
谭宗明感觉十分羡慕,他多希望,有朝一日,安迪看向自己时。
倾覆而来的,是无尽的喜爱,是真正的
眼中只有他.......

想着
想着
他的眼对上了她的眸
是星光熠熠
是波澜壮阔

他清楚地看到她的睫毛微微颤动,她的身影看起来有些瘦弱。
他多想,抱她入怀。
可惜
他不能。

“正好,我对这幅画也很感兴趣呢,不如,带你去听听这幅画的故事吧……”

落日余晖洒向房间,墙壁上是一缕橘红,鲜艳夺目。
就像她一样
璀璨
他想着.......








——————————————
完全是脑洞大开
可以安谭和蔺凰一起了
一起甜一起虐

昨天一激动
就做了个蔺凰的海报
嗯嗯
要是有时间的话
下周争取
安谭的海报
嗯嗯

岁月静好的安谭
............
喜欢








评论(7)

热度(34)